首頁>礦山記憶

感慨流年雲煙

——采撷煤炭文化的花朵


2018-06-08 来源: 永定庄煤业公司
【字號  我要打印 我要糾錯
  煤炭文化已經內化于我們礦山人的基因裏、血脈裏,外呈于我們生活中、工作中,有地名:煤峪口;有諺語:四塊石頭夾一塊肉;有歇後語:口泉車皮——倒黴(煤);有的已風俗化,如“冬至祭窯神”“過年攏旺火”等等。還一些鮮明時代特征的煤炭文化細細說給大家。
  “萬人坑”是苦難,是血淚。這種印象給外地人是絕對的深刻,有多少人認識大同煤礦就是從認識“萬人坑”開始的,這是第二次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留下的遺迹。如果你今天來這裏憑吊的話,仍然會由于悲憤而讓你窒息,因爲那一具具白骨仍保持著原始狀態的控訴,讓你撕心裂肺。鐵絲網、三和面、拉屍隊、燒人場……一個個觸目驚心畫面,真是“地獄十八層,礦工就是那最底層”。
  “撿撂炭”,這是個有著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鮮明印記的營生,大都是孩子和婦女承擔的。如果你出生在那個年代,而又沒幹過這活,肯定屬于另類。外地人管這叫“撿煤核”,我不敢苟同,又不是什麽桃子,哪來的核呢?大同是煤都,我們最有體會,也最了解煤炭,當然有發言權。我們爲什麽叫“炭”,千百年來祖輩傳下來就這麽叫,這是傳統。人家把炭燒成灰渣後扔了、丟棄了、不要了,簡言之“撂了”,我們才能撿,所以叫“撿撂炭”。“撿撂炭”要有五股抓子的工具。一車熱氣騰騰的爐灰渣倒出來,手要快,眼要尖,飛快地把大塊的“撂炭'”摟走。否則,手腳慢了,只能費力地撿些碎的,又不好燒。在那個物質匮乏的年代,這可是貼補家用的一項大節約,誰家長年用著,那說明這家的孩子或女人可是會過日子的好手。
  “領燈要亮燈,娶媳婦要好心。”是流傳在煤礦工人中的諺語,反映出礦工在工作和生活中曆經艱險磨難後的感悟。一個礦工在井下如果沒有礦燈的引領,他將寸步難行,可見礦燈對于礦工的重要;一個礦工如果沒有一個知冷知熱心疼人的媳婦,他的一生將如在井下一般永世將得不到溫暖。
  “開火車”的接龍遊戲,興盛于煤礦工人中間。酒桌上,開頭者說:“一礦的火車就要開。”大家應道:“往哪裏開?”開頭者說“一礦火車往三礦開。”從開頭者數起第三人就要緊接著說“三礦的火車就要開”大家又應道“三礦的火車往哪裏開?”第三人說:“三礦的火車往九礦開。……。”就這樣從一礦到十礦,你可以任意地開,但要接的快說的准。這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流行的遊戲。
  “背黑牛”,這個不爲外地人所理解的、産自煤都的方言俗語,卻挑動了反腐倡廉的敏感神經,領導們外出開會學習時,總有好奇者來打問“背黑牛”是什麽意思。這個在網絡上走向全國的詞彙,最終推動了一次排查“背黑牛”反腐行動。
  采得這些花朵,無論是苦的、酸的、甜的、香的、帶刺的,都是根植于煤海的,都是這裏獨有的獨特的,都是中國文化陽光普照下生長開花的煤炭文化。擁抱文化的春天吧,那裏漫山遍野的無名小花,等著大家去觀賞、去采撷。(作者:劇世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