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礦山記憶

歐學聯在1963年


2016-03-15 来源: 永定庄煤业公司
【字號  我要打印 我要糾錯

  歐學聯出生在江蘇省宿遷縣一個極度窮苦的農民家裏,解放前,她的爺爺、奶奶、父親相繼在貧困中死去,與她同齡的兩個表姐妹,也先後餓死在逃荒的路上。正當他們饑寒交迫坐以待斃的時候,解放軍來了。歐學聯永遠也忘不了家鄉解放的那一幕:兩個頭戴紅五星的解放軍和一名村幹部來到她家,把一擔救命谷和一頭耕牛送到他們手中。在歐學聯單純而質樸的意識裏,只有參加工作,才能做一個有益于社會,有益于人民的人,才能報答毛主席和解放軍的巨大恩情。她永遠也忘不了,是毛主席和解放軍,把她從苦海裏拯救出來的。
  1961年冬天,歐學聯跟著海軍某部轉業戰士夏立勤來到大同煤礦集團永定莊礦。夏立勤成爲一名采煤工,歐學聯也用僅僅小學四年級的文化程度,考入大同市第一人民醫院護士班。入校那天,歐學聯激動不已,心中久久不能平靜:感恩和回報國家的樸素意識,占據了她的心頭。也許是這種質樸的報效國家的意識過于強烈,也許是她的文化基礎不如人意,就在她夜以繼日拼命學習的時候,病魔盯住了這個體力和腦力都嚴重透支的弱小女人。歐學聯最終因病未完成學業,不得已回了家。
  1963年3月5日,毛澤東主席發出了“向雷鋒同志學習”的偉大號召,雷鋒的名字隨之家喻戶曉,他的光輝事迹傳遍了祖國各地,也傳到了百裏煤海。早在渡江戰役中就加入共産黨的夏立勤,正爲妻子歐學聯的萎靡不振所苦惱,聽了雷鋒先進事迹報告,心裏一亮,于是買了幾本有關雷鋒的書刊,帶回家中和歐學聯一道,一字一句讀下去。夜深人靜,萬籁俱寂,當霞光點亮早晨的礦山的時候,歐學聯的心,也漸漸亮堂起來了。我和雷鋒一樣,也是舊社會苦水裏泡出來的窮孩子;我和雷鋒還是同齡人,比雷鋒小一歲。雷鋒在平凡的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事迹,我呢?我也要在礦工家屬的崗位上報效國家,爲人民服務。
  歐學聯,一個家庭婦女,一個礦山女人,她自覺響應黨的號召,積極支援農業生産,與全國人民共度難關。歐學聯想,肥料是糧食的糧食,有了肥料,不就能多打糧食了嗎?于是決定拾糞支援農業生産。那時候,歐學聯只有21歲,是—個結婚剛一年多的年輕媳婦。青年女子拾糞,在我國當時的農村習以爲常,然而在礦山是見不到的,可以說絕無僅有。歐學聯學雷鋒做的第一件好事,就是義務爲煤礦附近的農業社拾糞。
  開始的時候,歐學聯不好意思抛頭露面,就在黎明時分,擔著一對糞筐出現在礦區的大街小巷。那時候人們的行爲尚不規範,騾馬、駱駝以及豬羊雞狗也多,拾糞不算難,難的是認清楚是不是糞,因爲天還沒有亮。“不怕你笑話,”歐學聯笑著對筆者說:“有時候分辨不清是不是糞,就端到鼻子底下聞一聞。”一個淩晨下來,歐學聯把拾得滿滿的一擔糞,倒在農業社糞堆上,轉身悄悄走了。幾天下來,她的行動使一部分人感到不可思議,也引起了某些誤解和議論。有人悄悄問她:你被管制幾年,犯的啥錯誤?有人背後議論:這是誰家媳婦,是不是個傻子?也有人幹脆斷定這個女子家裏困難,拾糞也好賣錢買糧食啊。歐學聯聽到這些議論,思想上也産生了畏難情緒,但她鼓勵自己學雷鋒就不能怕別人議論,想說啥就說啥去吧,照幹不誤。漸漸地,人們對她的風言風語少了,鼓勵和崇敬的多了。
  俗話說:太陽出工,凍得人發昏。嚴寒冬天的清晨拾糞,北風凜冽,歐學聯凍得身上直哆嗦,打退堂鼓的思想也是有過的。但想起雷鋒同志,他在嚴寒的冬天裏,爲了保養汽車,擦拭機器時手和鐵粘在一起的情景,心裏感到熱乎乎的,全身似乎暖和起來,幹勁也更足了。這些心理路程在現在幾乎是不可理喻的,歐學聯就是憑著這種樸素的信念,鞭策著自己的行動。日複一日,不管是嚴寒還是酷暑,歐學聯風雨無阻,天天拾糞。這一年,歐學聯共拾糞250多擔。她的行動激發了這個農業社的積肥高潮,當年的糧食總産就創了最好水平。
  從那時起,歐學聯53年如一日,把自己的青春和淚水、把自己的光和熱,把自己生命中的大部分獻給了她所鍾愛的礦山,獻給了地層深處開采光明的礦工們,獻給保衛共和國的解放軍戰士。歐學聯的偉大在于平凡,崇高在于本色,感動在于一輩子做好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劉增元)